慈溪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魔法大帝传 第二章 年轻人的哀伤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8:02 编辑:笔名

魔法大帝传 第二章 年轻人的哀伤

老板将酒放下,做了一个请四人品尝的姿势,说完话他转身就想回到吧台后面,但是身后却传来领头男人的声音将他留下。

“老板,既然现在也没有什么客人,何不坐下来喝一杯,我们第一次来到贵地,也想借此机会向老板打听些事情。”

作为一个酒吧的老板,陪顾客喝几杯酒,拉近一下彼此的关系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何况今天老板乌玛也的确觉得自己有些无聊,再加上他对四人身份的一丝好奇,所以他完全没有拒绝,回头到吧台又取了一个杯子过来,顺势就坐在了领头人的身边。

“在下乌玛,本店老板,请问阁下贵姓。”

老板坐下来第一句话,问得就是领头人的姓名,为的就是接下来聊天时方便称呼对方。

“老板乌玛,幸会,称呼我莱文斯就可以了。”

领头人伸出手来两个人轻轻握了一下。

“听阁下的口音应该是帝都人。”

“老板果然好耳力,我的确是从帝都而来。”

等到坐下了,老板近距离地观察才发现领头的男子的确是个二十多岁年轻人,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年纪轻轻就不修边幅,但是看他神情憔悴得厉害,眼窝深陷、眼圈发黑,似乎是长期酗酒失眠导致的,所以远看去,年龄要偏大很多。但是在领头男人的眼睛里老板乌玛却一点也看不到憔悴而疲惫的神情,那双眼睛清澈而明亮,开合间闪烁着一种让人心悸的光芒,但是和他对视时,又会发现他眼底的深处散发着那种深邃的悲哀和冰冷的死气。

迎来送往的老板乌玛阅人无数,但还从来没有见过拥有如此复杂眼神的年轻人,虽然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仅从外表就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老板乌玛不禁对这个领头的年轻人的来历更加好奇了起来,尤其是对方还和尤斯帝都扯上了关系,让他不得不更加关注。

“不知道莱文斯先生,来我们这里有何贵干”

老板乌玛小心翼翼地问道,他虽然对叫莱文斯的年轻人充满着好奇心,但是直接打探客人目的和经历这种犯忌的事还是让他心里有些忐忑,所以乌玛边问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对方的神色,如果发现异常,那么这个话题他会立刻打住。不过还好,年轻人对他的问话并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他的心里这才踏实了许多。

“唉”

年轻人未开口先叹息了一声,在这声叹息中,老板又听出了那种浓重的化也化不开的悲哀。

“我有个叔叔住在希格帝国,他在露亚城往东两百里的一个小镇附近有一处农场,在希格内乱爆发前,他们一家人一直住在那里。但是战争后期,我的叔叔家也被殃及,产业被劫掠一空,叔叔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就带着他们躲避到了尤斯,而且一呆就是一年多。后来战争结束了,叔叔就带着部分家人先行返回了尤斯,剩下几个孩子仍旧放在尤斯,等到希格那边局势平静了再接回去。后来等了三个多月,终于接到我叔叔的信件,信件中我叔叔说我婶婶因为旅途劳累,再加上家园被毁,身心受到双重打击,一下子病倒了,而且试过了各种药物都没有效果

老板“哦”了一声,目光也跟着扫过三个孩子,的确如年轻人所说,三个少年的脸上均有一种凄然的表情,这种因为要失去亲人的悲痛是很难装出来的,尤其对于三个十几岁的少年。

老板叹息了一声,也作出一副深表同情的表情。只是这个经历可以解释三个小孩的悲伤原因,但是一个婶婶的病重怎么会让一个侄子也如此哀伤哪,老板有些想不通,还有当他目光掠过那个小女孩手中的魔杖时,仍旧有那么一丝狐疑之色,一个拥有这么小的魔法师的家庭,只怕身世不简单,一场战争怎么会把他们逼得背井离乡哪

“老板一定误会了,这个可不是真正的魔法杖,只是我堂妹从小就崇拜魔法师,所以为了哄她开心,我专门做了一个假的模型给她,这颗水晶也是普通的宝石。”

大胡子显然看出了老板的疑虑,所以进一步解释道。

“生死有命,富贵随天。几位也不要过于难过,说不定等回到家中,你们的母亲吉人天相,已经转危为安也说不定。”

老板乌玛举起酒杯敬了几个人一杯酒,又说了几句宽慰的话。不过显然小女孩并不领老板的情,表情变得愠怒,对着老板比划了几下手中的魔杖,并且念了几句咒语,老板甚至都隐隐感到耳边有闪电激发前噼啪的声响,他耳根的汗毛瞬间都竖立了起来。

“克莱尔,别闹”

年轻人喝止道,不过随着他的声音出口,老板忽然感觉耳边的闪电激发感觉就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老板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命数这么一说”

年轻人迅速地转移老板的注意力,将话题扯到生死与命运的关系上。

“命运这事,我一个生意人可说不明白,不过就生死而言,我还是有一些感悟,如果每个人活在世上的时候都是快乐的满足的,那么死了也没有遗憾,但是如果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是痛苦的,或许结束生命也未必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老板乌玛只不过是随意的说了两句应景的话,哪里对生死有什么高明的见解,不过见到对方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也只能随意说两句,却不想这两句话让年轻人陷入到了一种沉思的状态中。

老板的话似乎勾起了大胡子的许多回忆,他那悲痛的眼神中也仿佛泛起了涟漪,多年前曾经有一个睿智的老人就对当时还是个魔法学徒的他说过,命运这东西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当年他曾是深信不疑的。但是今天他的心境已经和当年大不相同,所以想法也难免有些变化,有的时候如果相信命运,他可能还会觉得伤痛的千疮百孔的心会好受一些。

安顺白癜病医院
金华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汕尾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安顺白癜风
金华哪家医院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