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镇妖册 第一百九十四章 溃阵术

发布时间:2019-10-12 22:07:48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一百九十四章 溃阵术

术法陷阱都是事先布置好的,然后又主持者伺机发动,或者被动触发的术法形式,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临时阵法,不过在修行典籍中,习惯将之归类为复合术法,因为术法陷阱并不依赖于灵器。

一般来说,术法陷阱威力巨大,但在突发性即时战斗中用处不大,因为发动术法陷阱需要时间,而且术法陷阱波动明显,很容易被发现,一旦术法陷阱被发现,只需要简单的移动或者布置防御性的术法、灵器就可以抵挡。

但是,正如那句话说的一样,世上没有没用的术法,只有用的不恰当的术法,只要用的合适,即使这种不适合即时战斗的术法,照样能发挥威力。

对方的偷袭处心积虑,先是由速度极快的魔修来压制施法速度超快的许行空,让许行空没有时间发动攻击,也没有办法移动位置。这时,另一名偷袭者趁着许行空无暇他顾快速的布置了术法陷阱,然后趁着许行空被牵制的时机发动了攻击。

两人配合十分完美,这两个突袭者明显是针对许行空的特点而来的,这完全就是欺负许行空经验不够丰富,身家也不够殷实,如果许行空经验丰富,他绝不会傻乎乎的站在敌人选定的战场上单纯的原地防御,如果他身上有一两件像样的防御或者攻击灵器,甚至只要有一件能限制突袭者速度的辅助型灵器,这次的偷袭都将会惨遭失败。

而现在对方的术法陷阱已经成功发动,许行空也无法避免的陷入了死局,看似再也没有回天之力,胜局似乎已经被锁定了,两个偷袭者不由得都稍稍松了口气。

许行空一边抵挡着魔修的猛攻,一边集中注意力观察着脚下元灵的细微变化。

按照鲁通达的说法,所有的复合术法都是以阵法为基础的,或者说,以阵法理论为基础。现在脚下正在汇聚成型的术法,是一个很明显的复合术法,根据元灵活动的规律,许行空很快将之归类为依据五行阵法理论的复合术法。

在阵法的设置和解除理论中,认为所有的阵法在理论上都有被非常规解除的可能,所谓的非常规就是并非由主持阵法的人主动解除。

至于非常规解除阵法的方式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暴力消耗法,也就是将维持阵法者的元神消耗到不足以维持阵法,或者将维持阵法运转的元灵消耗到无法支持即可,针对不同的环境和要求,这种方法还可分为速效与缓效两种方式。

速效就是以强有力的攻击击溃阵法的元灵结构,特别是节点,从而致使阵法快速失效;缓效则是通过持续长时间的过载消耗,使阵法消耗超过输入,从而让阵法停止作用。

另一大类解除阵法的方法叫做破阵法,也就是针对阵法的运转规律,找到阵法的解离点,也叫做阵眼,任何一个阵法在运行时都会有一个或多个结合点或者叫平衡点,一旦这个平衡点被打破,阵法就会自行崩解。

当然,后一种方法对解除阵法的人要求很高,这人不但要对阵法有着深刻的认识,还必须能在设置阵法者故意造成的元灵迷雾中找到被刻意隐藏的阵眼

阵法如此,复合术法理论上也是如此,因为两者一脉相承,因此复合术法也一样存在被破解的可能,而现在许行空想要做的就是将自己脚下这个已经发动起来的复合术法给破除掉。

许行空没法采用暴力破解法,因为他即使用出全力,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发出比这个精心准备的复合术法更强力的术法,更何况,他现在还没法抽出全力攻击脚下的复合术法。

同样,许行空既没时间也没能力去慢慢的消耗这个复合术法,术法跟阵法最大的区别在于术法缺乏持久力,但更强调爆发力,因此许行空脚下的复合术法从发动到达到最大效果的时间是非常短的。

事实上,许行空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破阵法来解除脚下那即将进入爆发期的复合术法,可是,这仅仅是在理论上成立的办法,而实现的可能性是相当微小的。事实上,复合术法虽然跟阵法理论上一样,但是发动时可完全不一样,许行空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必须在短短的几秒内完成破阵。

许行空这么选择固然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但是,许行空拥有强大的主动真实视觉这点却给了许行空完成这一壮举的一丝可能性。

在主动真实视觉之下,黑沉沉的泥土和地面下酝酿的元灵风暴都消失了,变成了点线结构的空间构成图,以及在点线空间中愉快游动的无数元灵光点汇聚成的一条条色彩各异的光蛇。

许行空的感知快速的在这个空间中寻觅着,无数的元灵光蛇穿梭往复,时而交错而过,时而汇聚成新的个体,看似混乱却又似乎有着玄妙的规律,可想要寻找其中规律时,又好像完全没有规律,无数游动的光蛇看得人眼花缭乱,看久了甚至有种晕眩的感觉。

许行空现在根本就没时间去顾及什么晕眩的感觉,他将所有的心神都投入到这了一大片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混乱的乱流中,然后试图从中找出那唯一的规律,找到那一个能让他逃出升天的最脆弱的平衡点。

“那里,没错,就是那里!”

许行空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他没时间去寻找更多的证据,所以他直接将自己控制在手的复合五行结界甩了出去。

飞行的五行结界被许行空赋予土属性,并在旋转中尽力的吸收离散的元灵,以弥补穿行在土壤中的消耗。许行空也不敢放开对五行结界的控制,他必须让五行结界走一个更安全的路线,以免在击中那个不断移动的阵眼之前就被元灵乱流所破坏。

终于,五行结界千辛万苦的绕过无数乱流之后,准确的撞击在许行空紧盯着的那个‘阵眼’上。

“千万不要错,千万不要错...”

在许行空的祈祷中,五行结界一头撞进了元灵光蛇汇聚的那一点。

“噗~轰!”

在主动真实视觉的影像中,那些狂乱的元灵光蛇忽然奇妙的顿了一下,然后一瞬间就全都改变了方向,向着周围飞快的乱窜起来,有的互相撞击在一起发生了爆炸,这爆炸又波及了更多的光蛇,于是,整个地面下的元灵暴走了。

许行空大喜,同时也大惊,他迅速的重新抛出一个稍大一些的五行结界布置在自己的脚下,然后做好了被炸飞的准备,紧接着,一声巨响,许行空与正在攻击他的魔修,还有无数的碎石泥土混凝土块,以及周围的汽车都一起被掀上了半空。

虽然结果还是被炸飞了,但是效果却完全不同,原本伏击者的计划是将许行空一个人炸飞,然后让速度变态的魔修对失去身体控制的许行空进行追袭,可现在许行空是有准备的被炸飞了,而那个魔修却是完全无备的情况下被炸飞了。

爆炸不但直接冲击了魔修的防御和身体,更是让他失去了身体控制,丧失了继续攻击的可能,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当他失去了对身体重心的控制时,许行空却正有蓄谋的等待着这一刻的出现。

许行空在被抛飞的瞬间就闭上了眼睛,完全凭借着真实视觉的感知锁定了目标,将两个五行结界和桃花煞射向失去身体控制的魔修,想到林晓枫的警告,许行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下死手,当然,他心里此刻对偷袭自己的两人也是恨之入骨的。

‘砰,砰,噗。’

几声响动之后,许行空的桃花煞从侧面穿过了魔修的右下腹,穿过肝叶并准确的击碎了他的第一节腰椎之后从侧背透体而过,带着一条血箭划了一个弧形,与另一个透体而出的桃花煞交错之后,又向着失去了防御的魔修后脑勺和脖颈射去。

这人死定了,许行空不再关注这个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魔修,而是一边控制脚下的五行结界尽量保持住自己的平衡,一边补充召唤出另外两个五行结界,向着自己判断的方向扔了出去,五行结界一边飞行,许行空一边快速的寻找另一个伏击者。

虽然许行空的反应很快,但是那个伏击者的反应更快,也许他一发动术法陷阱之后就已经撤离了,反正许行空没有在爆炸过后再找到另外一个伏击者。

失望的许行空穿过冲天而起的烟尘,在碎石和泥土以及破烂的车子轰然落地之后,才缓缓的划出一条斜线飘落在空地上,这时候周围被爆炸震动的汽车正发出疯狂的警报,远处的保安和行人还傻愣愣的看着没反应过来。

事实上,从许行空被结界笼罩遭到偷袭开始,到爆炸发生许行空结果掉魔修偷袭者落地为止,时间不过才过去了一分钟不到,整个偷袭和反击眨眼间就已经分出了生死,修行者之间的战斗残酷得让人都来不及害怕。

直到自己稳稳落在地上,许行空才发觉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心脏也不受控制的狂跳,急促进出的空气让喉管火辣辣的发疼,心里也控制不住的一阵阵发紧和后怕,刚才可真是生死一线啊!

当然,许行空心里也同时涌起一股强烈的自豪和成就感,这不仅仅是因为战胜了强敌的缘故,更多的是因为发现了一个新天地带来的狂喜。

许行空抹着脸上的汗水,兴奋地嘀咕着。

“老子厉害啊,不行,得起一个好名字,这可是老子第一个施展出来的术法,就,就...就叫溃阵术,能击溃阵法和阵法类复合术法的强大法术,牛逼啊!啊哈哈...”

鲁通达匆匆忙忙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在仰天狂笑的许行空,虽然许行空略显狼狈,脸上脏了吧唧的,嘴角还有些血痕,但是看他的样子状态非常好,眼神也有些吓人,鲁通达甚至下意识的避开了许行空那不可一世带着嗜血兴奋的视线。

不过见到许行空没事,鲁通达还是大大的松了口气,但是马上他的心又揪了起来,这些家伙好死不死竟然在自己的地盘里下手,不管怎样,这次又要被那老混蛋和那冷冰冰的丫头敲诈了。(未完待续。)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主治医生
郑州银屑病医院如何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在线医生
郑州银屑病医院收费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好医生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