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鲜奶喂猪多收了三五斗

发布时间:2019-10-09 15:11:21 编辑:笔名

“鲜奶喂猪”多收了三五斗?

不少2014年上半年刚刚高价买入奶牛的河北省奶农正忍受煎熬。去年下半年以来,鲜奶价格进入下行通道,收购价下跌至3.3元/公斤,而与此同时,饲料售价居高不下,养殖成本上升。更要命的是奶企鲜奶用量减少,奶农的鲜奶交不上去,把交不上去的鲜奶喂猪或倒掉,甚至把刚刚怀孕的奶牛卖掉,成了奶农们不得已的选择。(1月6日《新京报》)

市场经济,愿赌服输。按理说,有买方市场的狂欢,就自然有卖方市场的落寞。价值规律的脚步,也总是要比市场需求慢几步。不过,有必要说说的是,河北奶农的悲情,并非是散户遭遇的必然风险——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奶农已经新建了奶牛养殖小区,“小区建立初就和旺旺集团石家庄分公司签署收购鲜奶协议,奶农把鲜奶都是直接交给旺旺。”换句话说,是企业生产量下降,“只能收奶农80%鲜奶、剩下的20%奶农自己处理”,才导致了订单下的奶农遭遇“多收三五斗”的烦恼。

企业当然也有难处:譬如收购标准提高,企业自建牧场增加,进口奶粉大量进入等。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年1至9月,全国乳制品进口量共计149.86万吨,同比增长36.5%。另据农业部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12月两周内,全国生鲜乳主产区的平均价格为3.81元/公斤,较年初均价下跌了9%,创下14个月以来的最低位。

那么问题就来了:奶农在宏观市场面前总是信息不对称的,只能依据即期价格配置生产资源,作为订单式收奶的企业,有没有引导奶牛养殖小区的发展?或者说,在奶业严寒期,如何保证强势企业不会趁火打劫?

指望乳企靠“道德血液”过日子显然太过天真。事实上,倒奶、杀牛,这事儿对奶农来说,已经不算新鲜了。2012年4月,媒体曝光黑龙江双鸭山完达山公司一直以低价收购鲜奶,导致很多奶户入不敷出,被迫杀牛或者卖牛。有养牛户表示,当地一斤奶价钱卖不过一瓶矿泉水。再往前的2011年,新华社曾报道,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双城市,其出产鲜奶被雀巢公司所垄断,而据当地奶农普遍反映,雀巢公司在当地克扣奶农已成为公开秘密……

俗话说谷贱伤农。在关联性越来越强的产业链条上,“谷贱”的结果,肯定不会是一方受损。这里还是有几个问题需要追问:第一,在农业产业化风生水起的今天,奶业仍“靠天吃饭”,奶农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理性经济人?第二,乳企与奶农的博弈中,一旦市场生变,躺枪的首先是奶农,在保障奶农利益层面,职能部门有那些作为?第三,任由倒奶杀牛现象重演,市场保障与保险机制为何发挥不了补位作用?如果还要问得再直白一点,那怕“市长”出面在微博上吆喝帮着卖卖,也好过看着奶农束手无策拿奶喂猪或杀牛。

“鲜奶喂猪”是则老派寓言,重演着“多收了三五斗”式烦恼。也许,中国现代农业的愿景,不在政绩的规模化里,而恰恰显现在应对市场风险的技巧中。邓海建

(原标题:“鲜奶喂猪”多收了三五斗?)

三门峡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郑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杭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三门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郑州治疗白癫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