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造化神王 第二十七章 十年

发布时间:2019-10-12 18:46:03 编辑:笔名

造化神王 第二十七章 十年

“尘哥哥!你看玲儿今天漂亮吗?”

“当然漂亮,玲儿是世上最漂亮的!”

两个懵懂少年,相会桃花树下,稚嫩的脸庞上,绽放着童真的笑颜。

“尘哥哥,今天可能是玲儿最后一次来找你了。”

“为什么啊?玲儿不喜欢尘哥哥了吗?”

“不是的!是母后説玲儿病了,要留在宫里养病。”

“啊?玲儿生病啦?!严不严重啊?!”

“母后説有她在,一定会把玲儿的病治好的。”

“恩!那尘哥哥等你,一直等你。”

“尘哥哥不许骗玲儿,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不许变,却难言,一等十年,烟花落,任凭春去秋来,似水流年,如花美娟,过眼云烟,只为那一言承诺,不曾改变。

“带我去王宫!”

萧尘的脸上露出了这一世从未有过的凝重,南宫玲儿是前任萧尘心中最重要之人,涌出的记忆也深深感染到了他。

“你愿意出手?!”阁老顿时一喜,他非常清楚萧尘的性子,无关紧要的人他根本不会管,更何况还是炼制四品丹药,耗费的精力远非炼制百枚回灵丹可比!

一品一天地,即便炼制百枚三品也不及一枚四品!

萧尘走向门外的身子一顿,眼中闪过了一抹凌冽,斩钉截铁道:“此人我非救不可!”

……………………

月色朦胧,星光洒落,一片清冷之色。

王宫一处御花园内,洋溢着淡淡的欢笑声,一国之君携之发妻、三位儿女端坐主位,品茶煮酒,赏月欢谈。

在主位之前,隔了一片空地,临时摆放了数排座椅,其上坐着一位位王宫大臣,以及他们的儿女。

今日应国君之邀来赏月,皆是受宠若惊,这些年来他们很清楚,为了三公主的事整个王宫都处在一片阴霾之中,今日有此雅兴,莫不是三公主的事解决了?

“公主,这是家父无意间得到的雪山南明珠,正所谓明珠配佳人,还望公主能够收下。”赏月到一半,一位温文儒雅的文臣世子从人群中走出,他是丞相之子,身份极高,手中捧着一个玉盒走到南宫玲儿身前,进献道。

现在众人的心思都是一样,如果南宫玲儿的病症解决,那么以国君的宠爱地位定然极高,只要能够博得好感,甚至结成良缘,那整个世家的地位都将提升一个层次!

再者而言,就算退一万步,只要进献了宝物,至少能够讨君王欢心,百利而无一害。

“多谢王世子。”

南宫玲儿含笑diǎn头,亲手接过玉盒,里面躺着一枚散发着丝丝寒气的漂亮珠子,若是寻常女子见了,定当会欢喜不已,但南宫玲儿自知时限已到,对这些身为之外也就没了心思,故而并没有露出欢喜之色。

“王世子,看来公主并不是很喜欢啊。”这时,一位健壮的少年也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是大将军之子,属于武将派系。

不管在任何朝代,文臣武将都难以和睦,焱夏王国亦是如此,文臣武将间暗斗不断,此时见王丞相之子吃瘪,武将一系自然乐得讽刺几句。

“那不知李世子可有宝贝能逗公主欢心?”王世子也不恼,他清楚武将那派各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拿出来的必然上不得台面。

果然,李世子冷哼一声,上前拿出一个玉盒来,里面放着一卷玉简,“公主,这卷玉简内记录了一套功法,只有女子才能修炼,位列地级上品灵诀。”

“地级上品?!好大的手笔!”

“灵诀分列凡级、地级、天级、圣级,以及传説中的帝级共五级,每级又分上、中、下三品,地级上品的灵诀在整个王国内都是少有啊!”

“看来李将军这次是有备而来了!”

“哼!灵诀虽好,可送给公主有用吗?”王世子冷冷一哼,眼中尽是讥讽之色。

果然,南宫玲儿含笑着摇摇头,轻吐兰气道:“李世子的心意本公主心领了,这卷功法我确实用不到,李世子还是送给有用之人吧。”

“李世子,看来你的这件宝贝也讨不了公主欢心啊?至少公主赏脸收下了微臣的礼物,而你的这件么……呵呵了。”王世子不加余力的讽刺了回去。

坐于主位上的南宫宇鹏看着眼下的一切,脸色古然不惊,也不知是何心思,而邻座的南宫云则是一脸落寞之色,看着南宫玲儿的视线无法焦距起来。

“哈哈哈!还真是赶巧了,今日微臣也正好有一礼要送于公主。”

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突然传来,响起在御花园内久久不散,激起众人一阵紧张,各个戒备起来,神色无比凝重,就连南宫宇鹏也蹙起剑眉,显然没有料到此人会来。

“镇国公世子,罗家家主,罗广义携幼子罗鹏,参加王上。”

罗广义口中敬然有加,但其神色却是倨傲不减,一直走到南宫宇鹏身前,一拱手便是见了礼。

一室一宗,两门四家,罗家虽在明面上被称为护国四大家族之一,但其实并不受王室掌控,除非危及到整个王国的利益,四大家才会相助王室。

“罗族长怎有空而来?”南宫宇鹏露出一丝冷笑,这些年来四大家族内斗惨烈,萧家更是濒临消亡,他自是乐得坐上观虎斗,最好斗个四败俱伤,他也好坐收渔翁之利!

“哈哈哈!微臣可是给公主送大礼来了,实在迫不及待,便直闯而来,王上不会怪罪吧?”

“哼!怪罪又有何用!”

南宫宇鹏面色微冷,也是知道自己动不了罗家,只能在心底冷哼,否则局势动荡起来,只会便宜了那宗之人!

“言重了,不知罗族长给xiǎo女带了何物?”

“并非何物,而是一人。”

罗广义退旁一步,露出了身后的一位中年男子出来,男子身披黑袍,面色阴翳,身上不时散发出高人一等的气韵。

众人直到此时才发现此人,先前的注意力全被罗广义吸引去了。

“这位乃是我不辞万里从它国为三公主寻找而来的四阶术炼大师,柯逵!”

哗——!

‘四阶’二字一出,在人群中激起了千层浪,南宫云猛的站起身子,脸上浮现出了狂喜之色,只要此人愿意出手,玲儿定然有救!

“罗族长所言属实?!”南宫宇鹏也是浑身一震,他毕竟身为国君,不能一心全为女儿考虑,尤其是‘它国’二字,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哼!”

柯逵冷哼一声,术炼师都高傲惯了,被人质疑立刻就露出不快来,旋即他将魂力放出,强大的魂力威压让在场之人全都变得不太舒服起来。

“果然是四阶大师!”

南宫云惊喜道,看着柯逵就像是看了希望一般,“还请柯大师出手救我xiǎo女一命!”

众人闻言,皆都心头一颤,直到此时他们才意识到原来三公主的病并未解决!

“你同为术炼师,应该很清楚想要请术炼师出手,没有相应的报酬想都不要想。”柯逵一脸冷笑,若不是为了那物,以他高贵的身份,岂会来此穷乡僻壤。

南荒域十二国,国力强盛并不相同,焱夏王国便是处在中游之下。

“不知柯大师想要哪些报酬?”南宫云也意识到了自己心急,赶紧询问起来。

瞧见南宫云一脸急迫之色,柯逵心头冷笑,心想着那物基本到手,“其它我也看不上,只要你们王宫里的那块星陨石。”

一提到星陨石,柯逵自己都忍不住舔了舔发烫的嘴唇,星陨石可是天外之物,是十分稀少的炼器材料,只要自己能够得到一块,就能凭此找到一个好的靠山,要知道,即便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术炼宗师,也抵挡不住星陨石的诱惑!

“王上!万万不可!星陨石乃是列祖代代相传之物啊!”

“请王上三思!”

底下众臣齐齐跪地,请求三思声响彻一片。

“哼!一群老顽固!”罗广义满脸嘲讽,习武之人应当杀伐果断,岂能拘泥于迂腐理念之中!

“好!我答应你!”南宫云见南宫宇鹏神色不定,顿时涌出一股怒气来,擅自答应而下,在她眼里,再没有任何东西比她女儿性命还要重要!

“王后!不可!万万不可!”底下众臣骇然失声,他们没想到王后竟然敢逾越君王权利,擅自替君王做主!

“都给我闭嘴!谁要敢再废话一句,满门抄斩!”南宫云已经处在暴怒边缘,随时可能暴起杀人,现在女儿有救,这群老东西却一个个吵个没完,要不是给丈夫面子,真想全部杀了

“哼!还好没有让我白来一趟。”一抹喜色在柯逵眼中一闪而逝,他伸出一手,道:“我要先看到报酬。”

“是!是!请大师稍等片刻!”

南宫云立刻挥手叫来侍卫统领,沉声道:“去把星陨石拿来,快去快回!”

“是!属下遵命!”

侍卫统领背后早已是一片冷汗,偷偷看了眼南宫宇鹏,见后者一脸平静的坐在那儿,似乎是默认了此事,便不敢抗命,飞快的向远处奔去。

南宫宇鹏面上平静,心里越是布满了阴厉,南宫云不仅是他的结发之妻,更是宫廷首席术炼师,若是在此事上决裂,整个王室的实力都将弱下一半,到时还能不能保住王室都难説,所以他是绝不敢得罪南宫云。

只不过此事一了,要安抚下那些大臣也是件头疼之事。

果然,在南宫云的威胁下,众臣再无一人敢出声,都是将怒气放在心里,毕竟他们也清楚南宫云正处在暴怒边缘,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盏茶之后,那名远去的侍卫统领归来,不敢有丝毫停留,直奔到南宫云身前,将一个玄铁铸成的盒子递上,退至一旁。

南宫云打出一个手印,将封印在玄铁盒上的禁忌抹去,打开之后,露出一块拳头大xiǎo的黑色矿石,有着奇异的能量波动散发出来。

此石正是星陨石无疑。

“大师,还请救救xiǎo女!”

南宫云将星陨石递上,柯逵也不客气的抓在手里,仔仔细细的查看过后,才露出一丝笑意来,招了招手,对南宫玲儿道:“xiǎo丫头,你过来。”

南宫玲儿走上前去,从柯逵出现后,她就一直处在纠结之中,几次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她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见过母亲的笑容了,这一刻,她只想自私的多看看,至少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夜里。

自身的情况自己最清楚,生命只剩下不到四个时辰,就算柯逵出手炼丹也是来之不及,这世上恐怕再无手段可救自己了……

“尘哥哥,你在哪里?玲儿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啊!”

承德牛皮癣
六安哪家性病医院好
山西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承德牛皮癣医院
六安哪家医院治疗性病